永乐国际科学家骚起来维密天使都比不过

 

2019-11-05 17:43

  这些不是扯淡的荒唐谣言,这也是严谨的科学(真的有科学家吭哧吭哧做实验写论文的那种)。

  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科学家的工作就是枯燥乏味、勤勤恳恳地研究各种材料、运动、反应和看不见摸不着的细菌或者远在十亿八千万里的星体,要是早知道,科学研究的选题也能这么机掰好笑,那我也……算了。

  每年我最喜欢的颁奖典礼,除了各种电影奖,就是这个地球上最酷最朋克的科学奖——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Prizes)。这个奖的宗旨,就是表彰科学家不拘一格的研究精神和孜孜不倦的多维脑洞(大概这些科学家的大脑都和藕一样:一斤脑子,半斤的洞)。

  搞笑诺贝尔奖最早的创意来自《不可思议研究年报》创始人马克亚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他在 1991 年创立了这个项目,并担任每一届颁奖仪式的负责人。

  每年 9 月,在正经诺贝尔奖揭晓的 1 到 2 周前,“搞笑诺贝尔奖”的颁奖仪式会在哈佛大学的桑德斯剧场举行,1100 名观众来到现场观看获奖者们领取 10 项大奖。按照传统,为获奖人颁奖的嘉宾都是真正的诺奖获得者。

  和正经诺奖一样,搞笑诺贝尔奖也设置了物理学、化学、生理/医学、文学以及和平奖,除此之外还有公共卫生、工程、生物学、跨学科研究等领域的奖项。

  正经诺贝尔奖是为了奖励那些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而搞笑诺贝尔奖就比较简单直白了,得奖标准就是:让你发笑,而后思考。

  官方网站说,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者纸质信件来提名(每年搞笑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大概能收到 900 份提名)。而且这个委员会的组成也相当多元,有真诺奖获得者、前任搞笑诺奖获得者、科普作家、运动员、公众人物等等。官方网站还介绍,“为了平衡,在每年决定获奖者的最后一天,也会随便挑个路人来参与评选。”可以说是相当公平公正了。

  搞笑诺奖的奖金也十分丰厚,每位获奖的科学家,都将被奖励十万亿津巴布韦元。

  当好奇心泛滥的科学家遇上了脑力激荡的搞笑诺奖,简直像索尔遇上洛基,泰迪遇上泰迪,像无坚不摧的想象力喷射在科学和真理的银河里,迸发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葩的哲学涟漪:

  搞笑诺贝尔奖的最大的魅力在于,这些荒唐的研究实际上可能反映了这个世界的一些现实,揭示出宇宙的真相。

  图为获得 2016 年搞笑诺贝尔认知学奖的项目:当你弯下腰从两腿之间看出去,事物看起来是否会不一样。

  2005 年的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科学家梅史东和帕奈尔,他们从 1927 年开始观测一小坨的黏呼呼的沥青滴落的速度,这沱沥青平均 9 年才会滴下来 1 次,滴落的过程却只有 1/10 秒,于是他们每天起早贪黑地来到实验里记录沥青的变化。

  帕奈尔只观察了两滴就已经去世。“我坚持到了第 8 滴。”梅史东说。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 86 年,而第 9 滴沥青落下之前,梅史东也过世了。

  2009 年的搞笑诺贝尔医学奖,授予美国加州千橡市的市民唐纳德L昂格尔,他连续扳左手指关节(但没有对右手进行同样动作)50 多年,观察是否会因此导致关节炎。这位 83 岁老人的获奖感言是:“我两只手的指关节没任何关节炎迹象,可以向天堂说:妈妈,你错了。”

  科学家大卫邓宁和贾斯廷克鲁格研究发现:无能的人无法意识到自己很无能,甚至容易变得自大,为此赢得了 2000 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心理学,这种心理现象被称为“邓宁-克鲁格效应”。

  科学家通过流体动力学建模推测,这是进化的结果。虽然哺乳动物的膀胱大小大不相同,但是它们的尿道长度可以调节排尿速度。在进化过程中,大型动物的尿道越变越长,令排尿的效率提高了 3600 倍,从而避免在尿尿过程中被其他动物攻击。

  另一年的另一项研究还发现,憋尿会降低大脑的决策速度。换句话说,尿,会让大脑处理信息的速度变慢,和酒精与疲劳一样,憋尿也会干扰工作记忆力。所以,我想以后关于交通安全的警句,除了“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之外,也得加上“开车不憋尿,憋尿不开车”这条。

  为什么你的耳机线 年,美国学者多利安瑞摩和史密斯进行了 3415 次试验:拿一个盒子,在里面放上一对普通鞋带,然后盖上盒盖,使劲摇晃。最后他们发现,强力摇晃后,鞋带会无可避免地缠绕打结,有时甚至只要摇晃几秒钟,就会形成复杂的结。

  两位研究者还借助电脑运用数学中的节点理论对每一个结进行了精密的分析,称在试验中成功地打了 120 个不同类型的结,其中有 11 个复杂交错在一起。这份名为《在剧烈晃动下细绳自动打成结》的研究获得了当年的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

  2015 年,美国和澳大利亚学者因“发现了将煮熟的鸡蛋还原成生鸡蛋的方法” 获得搞笑诺贝尔化学奖。

  某种意义上说,科学家不是百分百地真正还原生鸡蛋,他们只是成功地使时间“倒退”了:研究者先将鸡蛋煮 20 分钟,然后在蛋壳上扎孔,向内注射化学药剂,在药剂的作用下,蛋清逐渐开始“复原”,最终还原到和生鸡蛋一样的液体状态,蛋黄也聚集在一起,变成了类似生鸡蛋的浑浊液体。

  这些看似荒诞不经的研究,其实背后蕴藏着各个学科领域所需要深入的方向——只不过,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在了大众面前。这些搞骚操作的学者,特别像各种电影里负责搞笑的疯狂科学家,但现实生活中,往往是这样的人更有可能发现真相。

  我也不知道这项研究究竟是出于科研目的还是在找乐子,反正这哥们儿赢得了当年的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

  不久之后,他又研究石墨薄膜,别人都在用高精度抛光机研磨,费心费力都做不出合格的样品。他却从别人的垃圾桶里捡回沾有石墨的废弃胶带,反复观察研究,竟然用胶布造出了终极材料——石墨烯,然后赢得了真正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他们给蝗虫放映科幻电影《星球大战》的片段,并在它们头部固定仪器,监控蝗虫接受视觉信息后神经元的活跃程度。他们声称,这是为了解蝗虫在逃避捕食者或避免碰撞时大脑的运动机制。该项研究成果可能会对未来汽车安全系统的设计非常有用。

  2012 年的搞笑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政府责任署(GAO),他们发表了一份关于准备报告的报告。

上一篇:什么是正视图?侧视图?俯    下一篇:夕的成语大全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中心
技术中心
联系我们
在线QQ

1231239 (24小时在线)

Copyright © 2002-2018 永乐国际 版权所有蜀ICP备14021494号